. 河 .
WECHAT ID : DAMA_MCRR
SINA WEIBO@ : 大馬__________
GMAIL :MCRRSTUDIO@GMAIL.COM
.
< 多 媒 体 做 梦 /黑 夜 死 忠 者 /泛 习 惯 性 反 对 派 /社 会 闲 杂 /走 /独 立 射 鸡 插 画 摄 影 /土 炮 迷 幻 /乡 土 气 息 /色 情 沉 溺 >
.
- ☮ - W - H - A - T - - A - - T - R - I - P - ☮ -

「河流記錄」

「河流記錄」

.

在繁華熱鬧的異域,山水都玩了個遍。從未見識的野生動物同我們也毫不生分 (很醜但可愛)。鋪上好看顏色的建築,還有說當地語言的人,跟他們也打交道,那些喜歡刺激善於交談的年輕人,他們坐在極小的瓢狀物裡衝浪,我們與其分享故事,他們給我們穿上粉紅的盔甲,並稱讚了我們,和我們的故事。這是一座臨海之城,在現實的地圖裡找不到的。
2 0 1 5 1 2 1 8


妳拎來一籃食物 從海邊回來 回家的道路浸在酒裡 搖搖擺擺走回來 食物到家就熟了 還沾了酒香 身子上也是.

2 0 1 3 0 9 2 5


深夜一罐冰鎮芒果汁 我就從沿海城市的四樓臥室飛到了大陸中部的路邊夜宵攤 剛等著洗澡的 現在在硬板凳上面對著七仙女 大家都餓了 胡吃海喝 桌子邊吹薩克斯的乞討者正在貢獻《流浪歌》 大家乾了這一杯就回去上床吧 在合金鋼管撐起的雨棚下 我和七仙女喝乾了各自的酒 乞丐收到了八個硬幣.

2 0 1 3 0 8 2 1


妳在傍晚推門進來 帶著遙遠的美味 在你身後 黃昏的海開始翻騰 因為見了妳的興奮 馬兒調回了頭 安排妳坐下吃完這一頓晚飯就一起燒了這裡 灰燼裏我們得到一張巨大的床和一本菜譜 妳開心得要死 縱身一躍陷進了柔軟的席夢思.

2 0 1 3 0 7 2 9


用一隻眼睛看 只有那樣才能在山背後找到那個負責把彩虹托上天的村子 運氣好的話河水在流 就在水里安心躺下睡覺 很快就會睡著的 醒來之後會有可愛的小姑娘在岸邊 抱著大西瓜和夏季的情慾 彩虹招待所也亮起了霓虹燈 這一炮需要支付三十三塊錢和一些毛髮 為了多汁甜美的盛夏夜洞穴.

2 0 1 3 0 7 2 4


午後關了空調躺在地板上睡 夏天才爬了過來 在晝夜交替之際 小姑娘黏膩濕熱的身體光溜溜地滑進夢裡 翻一個身 就是夏夜了.

2 0 1 3 0 7 0 4


清早的光撲向女孩子的裸體 躺在黑色的河裡的白色女孩子 因為路途疲憊而變得支離破碎 支離破碎好 很逍遙自在 她被岸上低頭的花枝掛住一會兒 看上去就是水 她應該有豐富的愛液和剔透的眼淚 她是夜晚到來的 帶來一場至今未停的雨.

2 0 1 3 0 6 0 7


怎麼說來著 總有一款適合你.

2 0 1 3 0 6 0 7


鑰匙滑入排水溝 黑色的大地被打開了.

2 0 1 3 0 6 0 3


一個姑娘死了 真的成了一具不會腐爛的屍體 她可能從來不是人 是山背後蕩著的一股氣 覺著悶了想要開口說話 想要談戀愛 現在她感到沒有了意思 於是死了 回去了.

2 0 1 3 0 6 0 1


前天她出門 想要天下雨 天就下雨了 她回來後變得濕濕軟軟的 最後化到地上 外面雨還在下 她閉上眼決定就這麼瞇一會兒 再也不準備參合天氣的事情了 這次她為此散失了燒飯和做愛的力氣.

2 0 1 3 0 5 1 3


傷心鎮子一個處於危險期的女孩 她問月亮要了一個孩子 寂靜順滑的分娩以後 床前一片濕漉漉的明月光.

2 0 1 3 0 5 0 3


愛星球是宇宙最高維度的星球 居民日常生活就是懸空造愛 造愛時候會在軀體周圍打開愛之通信穴 千百萬個愛之通信穴會源源不斷地給造愛軀體輸送宇宙各星球的最純能量 也會將與通信穴等值的拷貝軀體傳送到能量源星球 直至造愛結束 軀體收回散布在宇宙內各星球姦淫擄掠睡別人床放肆搗蛋的拷貝體 愛之通信穴開始緩慢收縮並被吸入體內 軀體開滿花朵進入降落階段 花朵現象的持續時間與個體素質差異和拷貝體在其他星球上的經歷有關.

2 0 1 3 0 2 2 6


我在無名小城狹窄骯臟的粉紅巷子裡走過去 兩邊的妓女望著我 老舊電視機在她們每一個人的前面開出一個口子 信息通過低素質器械的通道插進我的眼耳和她們的陰道 她們的背後有類似骨質板的東西突起 都站著不喊我 我走去前面黑暗的拐角 扯著時政新聞垃圾廣告和她們的陰道邁開不自然的小步子.

2 0 1 3 0 2 2 0


我在大河邊的住所裡蓄謀打造的新世界有了試驗品 隔壁那個熱愛摩托的熱血騎士 今天早晨他要沿河而下 帶著他還不會走路的孩子 我用年輕的身體跟他搭話 用獨眼禿頂的身體在他離開家之後嚇唬他們 我坐在噴射火箭裡 我在拙劣可恥的海報裡 我還沒有禿掉的頭髮打著卷兒向上翹 我在火箭裡面哈哈笑.

之後我就看他在我捏的山河湖海裡逃 嚇的都尿褲子了吧 新秩序總會出點差錯 沒有關係問題不大 大大小小的自然力和超自然力都套上了具體的殼子 熱愛和恐懼 豬鼻子ALIEN 她們伴著垃圾時間的廣告音頻從土地和水域裡竄出來 我洋洋得意 我對生產那些小亂子的想像力又愛又懼.

2 0 1 3 0 1 2 2


愛星球行至夜的正中間 懸停在那裡 上面是河跟河裡的人們 下面是林子和林子裡的人們 都分為潮濕的愛人和潮濕的死人.

2 0 1 3 0 1 1 4


地裡的光佔領了建築工地 在機器留下的泥土坑洞裡潑灑愛液 大批撐傘的人路過 往那些不起眼的損傷裡看 能看到光紫色和綠色的裸體 在堅硬的方形子宮裡面秀她們自己.

2 0 1 3 0 1 1 2


之前所在的世界叫「銀白的沉默」 我從那裡的公路開始往河的方向走 她們是支撐世界的兩個心臟 被黏稠的白色大地隔開 色情的河 她有潮濕的雌屬性 河上有年邁的巨大輪船 負責撫摸她在顫抖的高潮裡碎開的皮膚 那裡的泥土姑娘 她是世界的入口 潤滑劑和根 她有好看的膚色和屁股 而且她神秘.

2 0 1 2 1 2 2 2


走到林子裡 不會老了 樹喝飽了光和水 集體躺下 天地一震 光開始往地下流.

2 0 1 2 1 2 0 4


在初冬的林子里做爱 裹在皮肉里的种子逃出来 我们起来还得走一段 去种子扎下的地方 去花朵里做爱.

2 0 1 2 1 1 2 6


要去和雨做爱啦.

2 0 1 2 1 1 2 3


我在追一棵大树 她把天捅漏了 染了一身彩 感知倾泄灌进我脑袋 神明绕着树飞 她在中心 左边是河右边是年轻美丽的女体 我追哭了.

2 0 1 2 1 1 2 1


泥土的姑娘 好趁天黑来会我了 我是河但是吞不了你 你的屁股那么大 还那么软 天一亮就要变云了吧. #喝 喝喝喝喝#

2 0 1 2 1 0 2 9


眼里这城市尽头是一只巨大的凤爪  一只泡烂了的嫩爪子  城里的人趁夜晚聚在这里  哐当哐当  爪子操完了她们的爱恨情仇  她们就干坐着腿蜷着腿吃声音做的冰淇凌  有趣的猎人和疯子  她们在城里很有名气  现在她们也打算坐下了  长满霓虹灯的轻轨还在把一车车的人往这运来  哐当哐当  离天亮还早呢.

2 0 1 2 1 0 1 6


晚上 一场遥远镇子上的雨下到我眼睛里 我用眼睛看你 把她下进你的眼里 油绿的雨塞满房间 墙壁都化了 我们的裸体漂着 要返回镇里.

2 0 1 2 1 0 0 7


我在一座山上 山道一直在说话 复述过路人丢下的时间 风凉飕飕的 来回在跑 灌到山的内脏里 我在这儿张不开嘴巴 只能走路和看 浓重的雾气抱住一切 时空静谧 像处于浅睡眠的清晨 圆滚滚地兀自运转 死去的亲人在这儿看上去精神快活 正在谈论琐事.

2 0 1 2 0 9 2 0


最近下水道来我身边比较多 人们都在利用她 把开花的坦克开到里头去 靠在壁上吃东西 过了还朝里头扔炸弹 这边的下水道比较好看 脏兮兮的 要赤脚走 她也不拒绝你 光需要的是跟自己做斗争 或许就死在里面 或许遇到被别人藏在里头的神仙 城市的污秽通不过这里 她飘在天黑的城市上. #都市传说#

2 0 1 2 0 9 0 9


年轻的人们都安心地睡下了 下雨的一块地方是属于相思的人们 在尿上等天亮 河都变成香味 要说我变 我只能变成水 水冰月和电鳗鱼才是傻逼 河水是永恒的 山洞和思维都能穿透.

2 0 1 2 0 9 0 3


列车睡了 撞上了河底 可爱的河底扬起泥土 车头灯看着她们 跳舞的泥土和人 光着身体 把爱意都插在了脑门儿上 摇摇晃晃的甜言蜜语找到漂亮的舞伴去讲 这条河的两岸就站着山 她们看到每一个人的故事 天一亮就不会再记起来了.#泥土美人#

2 0 1 2 0 7 2 1


我现在坐这辆行驶的列车 她在夜里经过一些地方 整车熟睡的人们 她们的梦笑着集体卧在沾了月亮的铁轨上 一个个被轻轻轧过 她们就动动身子 开始梦话 路边的城镇和坟墓都会乐意听到 在夜里大家都是打开的.#81号铁盒#

2 0 1 2 0 7 1 1


北方的一座城里有巨大的鸟和漂亮的南方女人 女人在饺子馆里打工 鸟歇在树上 她们没有选择干掉我 都在跟我说话 在露天的饺子馆里浪费对方的时间. #荆棘小道通往黑色马路马路对面就是公用电话#

2 0 1 2 0 6 2 9

把身子通体洗干净了 洗成一只球 可以滚进洞里 可以浮在河上 自己是不动 哪儿都能走.

2 0 1 2 0 6 2 8


你们得把腋毛刮了 让天好暗下来 阻止那个在河边照生殖器的小姑娘 虽然她很湿润漂亮 她应该回家和人上床. #看到岸上#

2 0 1 2 0 6 2 1


我要坐到神仙洞里 脱光衣服 去理解事情 欢迎进到洞里来的人 也必须一一请走她们 这儿的墙上都是我的皮肉 心脏摆在深处 我以皮肉维持思考的力气 心脏则取了一个漂亮的名字 这座山的腰上有一条河 我们倒可以去那玩耍 玩些有趣的新花样. #环游世界#

2 0 1 2 0 6 1 3


我在一个秘密的地方对着刺猬的背开了一枪 从受伤的孔里长出来树 发育迅速开始结果 什么颜色都有 一层一层往上长 刺猬爬起来坐到栏杆上 树就横了过来 她们看上去都很忧郁 垂头丧气的 在这里除了穿白大褂的炫耀工作的人还有一个被崇拜的偶像 他们什么也看不见 不能把子弹射进她的身体. #电梯#

2 0 1 2 0 6 0 2


只有闭着眼睛割下自己的脑袋 我才有资格进去那里 脑袋是无关紧要 肢体走着走着也就散了 存在开始变大变软 感受的触手无处不在 我兴奋得日行千里 死了又再活起来 屁股后面是山河湖海做的梦 全是七彩的鸟兽 都被我收了 留在门口的脑袋满足到流口水. #垃圾时间#

2 0 1 2 0 5 2 8


我头顶有月亮 左手边是江河 山正在从远方赶来 还搭着有趣的人们和丰盛的食物 音乐少不了 衣服就好不要了 裤子也扒了 跟姑娘跳到花丛里滚一滚 她们都听我的 爱我 洞里的气味也不例外 因为我罩着大地 黑夜包着我 .

2 0 1 2 0 5 1 0


看到土地带着树木都飞到天上了 浮在那里 坐在山头能看到迪拜塔 就要给炸掉了 脚下还有大湖 湖上有叫凯旋门的小炒店 店里灯没亮 黑漆漆的老板在露台喝酒 一座浮桥通向那里 我知道明天天气好 跟坐在身边的兄弟说要逃了课去玩 还叫他们起身一块去找点吃的和酒 他们都摇头 他们都老了.

2 0 1 2 0 5 0 1

 

去了灰蒙蒙的镇子 有动物和美人 边上的江涨了水 我一个人在绕 天晴下雨循环往复 地上却永远是湿的 石头能照出过路人七天内的梦 藏于内心 慢慢消化出独特的纹理 浣熊在人家门前放屁 狗长得跟熊一样大了 都很憨 人们思考的多是天地和生命 等身体逐渐透明成山川湖海 就被欢快地送进土里 .

2 0 1 2 0 4 3 0


天气热起来了 躺床上一整天也只去到了台湾 在没人的商场里跟爱人飞 灯也没开 没见过的房子摆得到处都是 有时候还走上去看 宝岛的小表妹极其可爱 估计是爱人变的女孩 带我拜访不存在的亲人 问他们好 起来之后太阳很大 我接下去要考虑去四川的路线和暑假在广西的日子 .#坐着的亲人都很老了#

2 0 1 2 0 4 2 4


吃完午饭以后 重新跟自己讲话 排便洗澡 把别人加之自己的重量丢弃 忘掉所有人的相貌和说话方式 轻到跟着微风走 连要去哪里也不知道 .#尸体被睡醒爱人当做梦给忘掉#

2 0 1 2 0 4 1 6


我在天黑的时候去这个被月亮照透的七彩山洞 那一头是叫做#心脏#的河 她把赶路的人都吞进了身体里 肢解他们 把手臂架成山峦 毛发当做植物 他们源源不绝的梦掉到土里 这里就开始繁荣 所有被吞没的旅者都感觉到欢乐 他们的头颅 无论年轻还是年迈都长成了同体积的岩石 看着双脚在河里往前走 .

2 0 1 2 0 4 1 0


出现海了  还沉到了海底  到一个古老民族的地盘上走  她们在海里生活  女孩都很漂亮  用海引导思考  海底能自由呼吸  有光  动物植物也发光  她们大多柔软活泼  喜爱和我们玩  我们的床是海底的冰  像大地一样宽广  里面有大量的鱼  她们都在欢乐的时候被冻住了  我在上面睡觉  陆上的大象在走 .#女孩不纹身嫁不出去#

2 0 1 2 0 3 3 1

 

不行 我必须到山上去 河水已经停在那很久了 我要去山顶挑一担子活水 给日渐衰老自卑的河做一颗心脏 想她以前七彩的样子 流得那么好 人们都喜欢浸在里面 谈天交朋友 除了把想象丢到河里什么都不用做 那种时候河就年轻 飞快地涨 也爬上山顶 在山顶尿尿下雨 地上就发出春意 .#洗牌洗牌#

2 0 1 2 0 3 2 5

  

四姑娘是一只黑色的猫 她大多时候是四姑娘的样子 我在一层层叠着的巷子里喊她 想请她吃烧烤 抬头看是洗脚巷 所以不是四姑娘爱的那一家 那家就在洗脚巷底下 在这里每条巷子都一样 我们到了 那里被烧毁了 黑漆漆的 四姑娘想进店里看 可那儿的人阻拦了她 说她不详 她好像是哭了.#叠名路牌#

2 0 1 2 0 3 2 3


我被透明飞行器逐层包裹起来 不断加速 丢到第二时空 悬浮在那里 只有过去没有未来 满目美丽却无法着陆 不会饿不会疼 不冷不热 永远不死 实在可怕#记上一次强烈的幻觉# 那时候我躺在地板上面壁沉默 情绪失控 在幻觉里极度不安 开始怀念 无助 有自杀倾向 .

2 0 1 2 0 3 1 8


我最近没看到河 掉到公路边的一个个镇上去了 在里面一边行侠仗义一边杀人放火 时不时就走到死胡同里 背后是灰色的蜿蜒巷子 没人来指路 两边的民居空荡荡的 太阳下去之后就不出来了 卡在山的臀部 月亮也出不来 我找不到路 接下去想必又要杀人 .#国道#

2 0 1 2 0 3 1 3



我见过的无名小城 每次天色暗下来 灯就骗这儿的人 说这样的城里没有孤独 于是他们背过身开始招待客人 有人来这儿吃了一顿饭 有人下来买烟 有人叫了一个小姐 偶尔有人买酒过夜 到第二天他们也走了 .

2 0 1 2 0 3 1 3



我在河里玩七彩的水 岸边的植物开始向河聚拢 它们下水沉到河底并在那里生根 河就开始涨 她想要爬上山头 淹掉了沿路所有的村庄 人们都浮在河上 在颜色里相互交谈 河马上就要到达山顶 人们都期待地翘着脑袋 .#归心似箭 杀人放火#

2 0 1 2 0 3 0 7



我倒回那条河里 看那具正蓄意远去的尸体 她要去河的上游 把自己的乳房献给那群贫困的狼 她在这条河的源头就已经死了 来到这里的时候 也已经恢复了年轻 .#准备下沉#

2 0 1 2 0 3 0 1



去死 你们谁都要死 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就想象到过死 我想到年轻的妈妈也会死 躺在大大的黑色大地上 我悲伤地抱着穿白色连身裙的她 所以我感到孤独 那可能是一次深刻的记忆 我很小 还住在小房子里 那时候的妈妈还发着光 .

2 0 1 2 0 2 2 9



" 在做完爱以后 房间里开始下雨 徽州小镇巷子里的猫跑出来 潮湿的马头墙在这场雨里脱光了衣裳 灰灰的天和青的瓦都在笑 我认真把歌的每一句听到心里 从头到脚化成了水 跟爱人一起坠到河里 等从天亮开来的船 . " -#Apple#

2 0 1 2 0 2 2 7



我蜷缩的一角空间很不稳定 所有的异生物都挤到我的梦里 往往是在第二层耀武扬威 等我吃完这里所有的残羹剩饭 就一一把你们杀死 尸体全丢到第三层 填掉那里满口胡言的海水 .#入侵者 所有人#

2 0 1 2 0 2 2 4



我前天在梦里醒来看到房间里灵魂出窍的人体 嗖的一下从天灵盖窜了出来 身体开始呈现半透的白色 / 昨天又从梦里醒来 看见右手边悬浮了一颗直径约四厘米的球体 从里面发出幽蓝色的光 投到不远的墙壁上就变成海 哗哗地响 好像有水层层漫过来把我吞掉 非常舒适 白天醒来以后都很累 .

2 0 1 2 0 2 2 4



我从闪耀着光的城镇里出来 结束了神启发的气球革命 那里的人们似乎都醒过来了 撅着昂扬的屁股抗争和享受 于是他们看到了巨大的飞行器钻到云里喷出扇状火焰 虚弱无力的阻止者从它下方飞过 成了笑柄 苟延残喘 我躲在玻璃建筑里面看他们把气球从手里放开 再没人捏爆谁的蛋了 美好世界哟 .

2 0 1 2 0 2 2 0



左手持火焰右手持鼓 在跳毁灭前夕庆祝的舞蹈 其中的一个人格已经出行远走 一个从山洞刚化出的雪里探望自己 当住大海的面掏出生殖器 让那些瞧不见光的深渊一个个兴奋起来 给她们吃掉并让她们祈求死去 一身干净欢乐的鸡皮疙瘩在体液喷涌那时候化了一地 .    #冈仁波钦#

2 0 1 2 0 2 1 5

 

我在床上日夜兼程行走 道路不是土地远比那要宽阔 我如果愿意可以睡在花朵里 或者去和鸟的幻想做爱 以便让自己能够飞一段 我剃掉所有体毛脱下衣服 她们挥手道别 说等重新长好了会在路的左手边等我 .#无知#

2 0 1 2 0 2 0 1



那个星球的人特点是通过挖脚达到性高潮 可是G点又只在左边鼻孔里 他们发明了很多快乐的体位 .

2 0 1 2 0 1 3 0



我在自己床上 接通梦跟现实的那条河里 趟过去一半 看见一个女人蹲在河边张开大腿照自己的下体 我看见她飞了过来 天阴暗暗的 她很漂亮 我就要醒了 .#用睡午觉找一个地方#

2 0 1 2 0 1 2 6



嘛了个比的好想带着一片好田去流浪啊 .
饿了吃里头结出的庄稼 累了躺里头的土地上晒太阳 高兴了在田的西边打野战 悲伤了就把土埋过脑袋躲起来 我就可以一直走啦 .

2 0 1 2 0 1 2 6


马桶漏了 漏出大河 你坐在上头撒尿 天从右手的厕纸里跑出来 你一叹气云就跑你一叹气云就跑 我把头靠在你张开的大腿上躺下 天跟眼睛就一起黑了 .#无知#

2 0 1 2 0 1 2 5



大山站起来了 让植物都躲到它空空的心里 光秃秃地趁夜里走向大海 辗死了一路的人 把他们的灵魂从屁眼里吸进去 到了海边放一个屁 人们就都在海面上嬉戏了 大山蹲到海里以此滋养植物并看着被它杀死的那些快乐的杂种 风一吹浪一打 他们碎成烟啊飘进山洞 .

2 0 1 2 0 1 1 9



我在村子微微发亮的时候 去了一个神秘的地方 道路很远甚至被杀死在路上 屋前一座圆圆的大湖 破石桥从中间通过 我骑车摔倒在桥上 有人在笑 我拍了身子起来进屋吃饭 死去的外公在里头用年轻的身体和人交谈 戴他常戴的那顶帽子手挥舞在空中 屋后在大建造 但那里很静 判断不出处在的时间 端坐在世外 .
出来的时候村子黑了 雨也已经下起来了 .

2 0 1 2 0 1 1 8



我坐着 就坠入一个色彩斑斓的洞 身体疲惫却欲望高涨 我应该上床睡一觉做个 自给自足的梦 .
接着在梦里醒过来降落到洞里淌着色彩的地面 赤脚走一点路去牵姑娘软软的小手 .

2 0 1 2 0 1 1 5



新年头一日我只被#梦#围绕 暂时的住所摇摇欲坠 我的女孩如睡前一样躺在身边 试图喊醒她发现不能发声 人群在门外逃跑 大厦不可避免崩塌 这之前正与某人交谈 被声音抽回现实 过程难以言喻 面朝那个物体直撞过去 继而进入 是个通道 缩成一团又在出口处长出头脚 沿途景致荒诞美丽 要有能力记录下来多好 .

2 0 1 2 0 1 0 1


.

© 大馬-MCRR_ | Powered by LOFTER